荣林旗 | 脱下军装,我仍然是个兵

荣林旗,机电工程技术学院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2014级学生,2015年9月入伍后,连续两年荣获“优秀义务兵”嘉奖,2016年旅预选取初级士官集训第一名,2017年9月退伍后,返回校园继续学习,取得两项实用新型发明专利,荣获2018年“西门子杯”中国智能制造挑战赛一等奖和2018年国家奖学金。

并1.jpg

新兵三个月磨出“新看法”

都说“当兵后悔两年,不当兵后悔一辈子”,为了圆自己的从军梦,荣林旗离开校园,投身军营,当荣林旗刚踏进军营大门时,真的也后悔了。

新兵营在一个山窝里,就一个院子,周围全是高山,别提城市的繁华便利,简直就是人迹罕至的神秘地带。而且进到军营后再也由不得自己,一切都要听指挥。可是三个月后,他却又舍不得了这里的人和物了。

新兵营训练里主要是体能训练,除了日常训练,每天晚上还要做“三个一百”,即一百个俯卧撑,一百个蹲请,一百个仰卧起坐。

最初,荣林旗觉得练这些没意思,直到营里举行负重三公里跑。这是以一项集体跑比试,每个班是一个集体,必须所有人一起通过终点线才算合格,取一个班最后一名的成绩。 

比试中,为了集体的荣誉,体力好的战士会把体力差的战士用绳子和自己栓在一起跑,荣林旗在新兵中体力中等,虽然不是被拴那个,但跑下来也感觉体力到了极限,这时他才体会到每天练“三个一百”来提高体能的重要性。而集体跑中大家体现出荣誉感和团结力更是深深触动到他。那次比试后,他发现很多新兵都自发的加量了体能训练。 

在新兵营训练,荣林旗觉得就是在不断突破自己。每次觉得自己练的不行了,班长说你行,你就能行。坐伏卧撑不住了,班长不说停,就只能在那撑着;跑步不行,要跑死了,但是不跑过终点,就会拖累整个班的成绩,就必须跑,结果也就跑下来了。 

在一次班级自发的拉单杠比赛中,为了能多拉几个,就一直拼尽全力去拉,等到下了单杠,才发现满手都是血,原来手上训练磨的茧子全被单杠磨脱落了,当时却一点没觉得疼。虽然比赛没有任何奖励,但荣林旗就是想做到更好。 

除了训练的累和辛苦,让荣林旗印象最深刻要数“推被子”。 

所谓“推被子”,就是在板凳上把被子里的绵绒推平整,使绵绒在被套里分布均匀,只有这样才能把被子叠成部队要求的“豆腐块”。 

为了达到叠好的被子“面是面”,“线是线”的要求,除了训练和吃饭睡觉,只要有点空闲时间就得去“推被子”,一个月下来两个手都起了血泡。两年下来,被子上捏线的部分全都从绿色变成了白色。

除了被子要达到标准,部队有专门的内务条令条例,规定鞋子怎么摆,脸盆牙缸怎么放、甚至连牙刷毛朝哪个方向放也有要求。更别提每次打扫完卫生,班长都是带着白手套来摸是否达标。回想在学校住宿时,物品不仅随意放,宿舍卫生也打扫的很敷衍。 

为什么要这样要求,又为什么必须做标准,荣林旗在自己成为老兵后慢慢明白,一方面为了磨练新兵的耐性,另一方面这就是解放军的作风。 

荣林旗感到,新兵营里锻炼的所有事情都是小事,没有高难度,就是一个字:磨,磨每一个人,把刚入军营有棱有角的人,磨成一个听指挥、能坚持、有韧性的兵。

三个月,荣林旗发现自己对很多事情,有了新的看法和想法,和刚进部队时有了大变化。

兵2.jpg

当个好士兵也要勤学习

新兵下连队填志愿时,荣林旗不想选择安逸的岗位呆两年就回去,而是决心到最累最苦的地方去磨练自己,所以他申请去了主战单位。

如他所愿,加上他在新兵营表现好,被分到了主战单位的先锋营,这个营比其他营要求更迅捷,会承担很多重要任务。

下了连队还要选专业,荣林旗又下决心,要申请去部队的核心专业。当时营里谁问他想去哪个专业,他都很坚定,就是要去核心专业。

相对辅助类专业,核心专业要考核选拔。部队也特别鼓励士兵学习,建有专门的学习室。每天训练完,荣林旗都去学习室,20多页的专业资料,对照着图纸学,每天背,12点之前从没睡过觉,最终他考出了第二名的好成绩。

这一年,核心专业在全营就要他一个人。

此后,除了训练,荣林旗在部队里,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学习。

他的班长是一个当个27年的老兵,业务非常好,大家都很佩服他。班长每天都会讲专业,荣林旗每次都认真的听,认真的学。

记得有一次训练,其他专业只需要操作一个或两个阵地,而荣林旗这个专业要连续操作三个阵地,为了观察阵地状态,除了吃饭,他和战友们在阵地站了一天一夜,训练结束后,累摊在了装备箱上。

即使这样,荣林旗清楚的记得,在等待别的营吃完饭,他们进去吃饭前唱军歌时,他感动特别光荣,特别自豪,因为其他营都是辅导性质训练,而他是在真枪实弹的进行操作训练,因为专业不同,学到的东西也不同,收获的荣誉感和价值感也不同。

这种不同在“红蓝对抗”演练时体现的更加明显。

荣林旗觉得自己特别幸运,能在当兵期间参加四年才一次的“红蓝对抗”演练。全营20个新兵只挑选了5个人参加“红蓝对抗”,荣林旗是其中之一。而在实战演练中,其余4名新兵都担任警戒任务,只有荣林旗懂操作核心专业,能和班长一起去执行作战任务。 

并3.jpg    

     现在回忆起来,荣林旗觉得那几天特别熬人,每天时间都很急,每一天都在授领任务,完成任务之中度过,感觉刚睡下,新任务就来了,几乎没有太多时间休息。

但正是这几天的实战磨练,荣林旗的专业技能得到了快速提升,技术更加熟练,从那以后,他渐渐可以独挡一面了,班长也放心他带兵去独立完成任务。

更重要的是,荣林旗感到自己的心智更成熟了。他学会了作为一个兵,授领任务后不管付出任何代价,不去考虑客观环境有多少困难,都要全力完成任务,没有任何拒绝或不完成任务的理由,只有完成和没完成两个结果。

也正是这次在“红蓝对抗”演练中的出色表现,让他全票获评“优秀义务兵”嘉奖,并在第二年再次荣获“优秀义务兵”嘉奖。

好兵蜕变成为“学霸”

退伍回到校园的荣林旗,一度有些彷徨。

并4.jpg  

  当兵前觉得学习没什么意思,二年后知道了学习的重要性,但是因为学校课程调整,现在同专业大二学习的专业课,是自己大一时学过的;而自己没学过的专业课,别的同学大一时学完了。比如,PLC逻辑控制专业理论课大一时结束了,大二开始进入实训,荣林旗完全不知从何入手。

面对突如奇来的状况,荣林旗开始动摇,比起学习,是不是应该多考虑未来的工作。

但很快荣林旗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,自己曾是一个兵,就永远是个兵,要把军人的作风一直坚持下去。

荣林旗决定从尊重老师授课做起,即使课程听不懂,他也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听,慢慢地,他发现自己能听进去了,再然后就能听懂了。

PLC逻辑控制实训时,他把自己的专业困难告诉实训老师,得到了老师的理解。老师鼓励他,别的同学虽然学过理论课,但实训课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。老师的话给了荣林旗信心。

以后,只要实训中遇到不会的,他就去问老师,有时老师给予讲解,有时告诉他去看哪些知识点,荣林旗感觉,只要他问,老师就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的知识全部和盘托出教给他,两个月下来,他感觉自己比其他同学学到了更多知识,每次操作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个完成。

并5.jpg  

  PLC逻辑控制实训最后一个科目机械手操作,是对前期实训课程的综合训练,难度高,好多同学不会做。老师布置任务,让同学们先自己摸索,荣林旗按老师讲的方法,按部就班去操作,和小组三个人一起,圆满完成了机械手任务要求。这极大的增加了荣林旗的自信。

从此再也没有是把学习放首位,还是把工作放首位的动摇,而是心无旁骛,一门心思投入到专业学习中,并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了机电学院年级第一的好成绩。

为了弥补自己在自动化控制方面的短板,荣林旗报名参加了学院组织的“西门子杯”中国智能制造挑战赛选拔,很多人在一个月的专业培训中就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,最后筛选出的9个人,组成了三支队伍参加全国初赛。最终,荣林旗和队友拿到了一等奖。

通过参加技能竞赛,再参加专业实训时,荣林旗看到了自己的变化。有了比赛的编程经历,实训时的柔性生产线编程就感觉得心应手了,因为比赛集中的培训和练习,实训编程在细节上和逻辑上都更完善了。

同学们觉得荣林旗很“神”,当兵时优秀,作学生学习也好。荣林旗却说自己很普通,他认为,自己当兵就做一个兵,作学生就做一个学生,把该做的事情做好了,就一定会有收获。

荣林旗一直记得,退伍时营长找他们谈话说的话,希望他们不管走到哪里,都能保持军人的样子,希望他们要读书、要锻炼,要感恩。

现在,荣林旗每天坚持锻炼,跑步、打球,上课时把该听的课听了,该完成的作业完成了,老师扩展的知识和书籍都去看了,没有刻意的去学习,但也绝不会随波逐流,当兵时要当个好兵,即使脱下军装,他永远都牢记自己还是一个兵。